“杭萧钢构”案情回放

“杭萧钢构”案情回放
“杭萧钢构”股价异动后,其信息披露存在违法违规行为。2007年4月4日,中国证监会向杭萧钢构下发了《立案调查通知书》,通知公司因公司股价异常波动,涉嫌存在违法违规行为,根据《证券法》的有关规定,决定立案调查。
4月5日上午公司进行了公告,当日下午,公司董事会秘书潘金水先后接受了多家媒体记者采访,对媒体发表“大家都误解了公告的内容”,“(证监会)调查的对象主要是二级市场的违规行为”,“证监会调查已基本结束”,“我可以负责任地说,我们公司在信息披露等方面,并不存在违规情况”等言论。多家媒体和网站对此迅速做了报道或转载。事实上,中国证监会向杭萧钢构下发《立案调查通知书》时,有关调查才刚刚开始,并不是所谓的“已基本结束”,而且也未排除公司在信息披露方面存在违法违规行为。
5月11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布公告,对在信息披露方面存在违规行为的浙江杭萧钢构股份有限公司和董事长单银木、董事潘金水、总裁周金法进行公开谴责。
5月14日,中国证监会针对杭萧钢构发布《行政处罚决定书》(证监罚字[2007]16号),认定杭萧钢构及其有关管理人员的行为违反了《证券法》第六十三条“发行人、上市公司依法披露的信息,必须真实、准确、完整,不得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的规定,构成了《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所述的“未按照规定披露信息”的行为、所披露的信息有“误导性陈述”的行为,决定对杭萧钢构给予警告,并处以40万元罚款,对董事长单银木、总裁周金法分别给予警告,并处以20万元罚款,对董事会秘书潘金水、总经理陆拥军、证券事务代表罗高峰分别给予警告,并处以10万元罚款。
中国证监会对杭萧钢构进行立案调查的同时,于4月19日,依照有关规定将涉嫌杭萧钢构股票内幕交易犯罪案移送公安部,公安部随即部署浙江省公安机关依法查处。5月1日,浙江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6月11日,经报浙江省检察机关批准,浙江省公安机关对涉嫌泄露内幕信息罪的犯罪嫌疑人罗高峰、涉嫌内幕交易罪的犯罪嫌疑人王向东、陈玉兴执行逮捕。
2007年7月,公安机关对王向东、陈玉兴、罗高峰3名嫌疑人涉嫌杭萧钢构股票内幕交易的犯罪事实侦查终结,并移送检察院。由于案情重大,检察院将该案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一次。10月中旬补充侦查结束后,案件再次送检察院审查起诉。
2007年12月21日,杭萧钢构案在浙江省丽水市开庭审理。丽水市检察院以涉嫌泄露内幕信息罪对杭萧钢构证券办副主任、证券事务代表罗高峰,以涉嫌内幕交易罪对陈玉兴、王向东提起公诉。
据公诉机关指控,2006年11月,杭萧钢构股份有限公司与中国国际基金有限公司开始接触洽谈安哥拉公房项目由混凝土结构改成钢结构事宜。2007年2月17日,经过多轮谈判,双方签订了相关合同,该项目整体涉及总金额300多亿元人民币。2007年1月底至2月,时任杭萧钢构证券办副主任、证券事务代表的罗高峰在工作中,获悉公司与中基正在洽谈“安哥拉项目”的有关信息。2007年2月份,罗高峰违反《证券法》有关规定,向原杭萧钢构证券办主任陈玉兴透露了自己知悉的相关信息。陈玉兴指令合作炒股票的王向东分多次买入杭萧钢构股票共计6961896股,并在3月15日全部卖出,非法获利4037万余元。
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公开审理后认为,被告人罗高峰身为内幕信息知情人员,在涉及证券的发行、交易,对证券的价格有重大影响的信息尚未公开前,故意泄露内幕信息给知情人员以外的人,造成他人利用内幕信息进行内幕交易,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泄露内幕信息罪;被告人陈玉兴、陈玉兴非法获取内幕信息并利用内幕信息进行股票交易,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内幕交易罪。
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八十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八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第二、三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对罗高峰、陈玉兴、王向东进行了一审宣判。罗高峰(浙江杭萧钢构股份有限公司证券办副主任、证券事务代表)犯泄露内幕信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陈玉兴(原系浙江杭萧钢构股份有限公司证券办主任,2006年12月辞职)、王向东(与陈玉兴合作炒股关系)犯内幕交易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和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并各处罚金人民币4037万元;陈玉兴、王向东的违法所得人民币4037万元予以追缴,由丽水市人民检察院上缴国库。
一审判决后,罗高峰、王向东表示服判,但陈玉兴认为自己没有利用内幕信息进行交易,不构成内幕交易罪,提出上诉。2008年3月26日,受浙江省高级法院的委托,丽水市中级法院对罗高峰、陈玉兴、王向东泄露内幕信息、内幕交易案进行二审宣判,裁定驳回陈玉兴的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该案中,杭萧钢构“安哥拉项目”的洽谈方中国国际基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基”)是一家比较有意思的公司。其名称虽然是以中国开头,但它不是中直企业,不是大陆国企,也不是一家基金公司。在中国驻安哥拉大使馆制作的“在安哥拉投资合作的中国企业一览表”中,找不到中基公司。在安哥拉中国商会会员中,也找不到中基的身影。但就是这家神秘的香港贸易公司,却搅动了整个安哥拉、几内亚、津巴布韦,震动了美国,牵进了中国政府。2009年10月,几内亚局势稳定不久,其军政府便宣布,未来5年内,中基将在几内亚基础设施项目建设中投资70亿90亿美元,建设将包括水电站、高速公路、铁路、社会住宅楼、廉租房、小型电站,还将用于改善水资源的投放,兴建学校、诊所、医院等。70亿美元投资,相当于2008年几内亚GDP的1.55倍。
于是,国际人权组织开始发难,批评这一协议是中国愿意与人权纪录糟糕的国家政府(如几内亚的军政府)做交易以获得自然资源的例证。
美国和欧洲则抓住这家公司,深挖背后与中国政府的某种关联,借此将之归结为中国在非洲的掠夺行为。几年前,中基在安哥拉也拿到类似大单,也连带产生类似的国际反应。中基在过去几年几乎一手承包了安哥拉所有的市政、主干交通、全国23个飞机场、22个城市的安居工程、全部骨干电力电网。然后,中基将这些项目转包给中国其他公司,其中就有中基与杭萧钢构(600477.sh)签下的“安哥拉安居工程”344亿元大单,并引发2007年证券业重大违规事件。
中基分包工程后,资金并没有及时到位,中铁承建的本拉格铁路,福建宁德路桥的公路项目,四川营山建筑承建的莫桑梅德斯铁路等,纷纷被迫延期完工。一位姓马的安哥拉工程承包商直言,中基付款能力不好在中资施工企业里面是有名了的。无论是设计企业还是施工企业,收到的应付款都不到30%。中基在造成中方企业和员工损失的同时,也祸及安哥拉对中国企业的态度。中铁二十局一位工程师透露,安哥拉重建办的副主任曾经当面批评中国人不守信用。
解码
2009年10月,几内亚政府同中基开展天量商业合作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针对西方媒体的大量质疑,回答表示,“中基是一家在香港注册的国际公司,其在几内亚的投资纯属企业自身行为,该公司活动与中国政府无关,中国政府不了解具体合作情况”。中国官方尽管没有给中基任何负面的评价和家长式的提醒,但中基似乎对此并不满足。中基驻安哥拉工程总指挥居立钊在接受大陆媒体采访时明确表示,中国驻安哥拉大使馆对我们公司有意见。我们是香港私人企业,不和他们联系,没有什么来往。但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仍然没有放过。这个由美国国会设立、旨在审查美中贸易对安全影响的委员会2009年7月发布中基以及其关联公司在非洲、拉美和美国投资的情况。审查委员会的报告称这些公司是“金钟道88号集团”,这个名字的由来是这些子公司最常用的香港总部地址。该报告说,这个集团以私营公司的面目出现,在一个复杂的组织架构内创建了众多公司来进行全球投资,从而令集团得以不引人注目地收购资产。
中基是于2003年12月3日在香港注册成立的,公司类别为私人公司,法定股本100万港元。香港方面资料显示,中基有2家股东,一家为大远国际发展有限公司,持股99%;另外罗方红个人持股1%。罗方红是中基主席,还是由北亚国际发展有限公司和安哥拉国家石油公司(Sonangol)合资组成的安中国际石油控股有限公司副董事长、中安钻石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副主席。
前述姓马的安哥拉工程承包商透露,罗方红、武洋只是前台人物,背后真正起核心作用的是一个叫萨姆徐的香港人。萨姆徐为北亚国际发展有限公司、中国景瑞国际有限公司联合董事长,由于较少露面,中文名究竟是徐京华、徐景华还是徐松华,至今国内媒体无从知晓。即使英文名也有两个称法,SAMO、SAMPA(广西官方用法)。
生意
中基的身份并不是问题的关键,它的强悍是对一国之战略运作。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某项目经理表示,安哥拉的基础设施建设,中基都是总包,中资公司都在它手上拿项目。号称有300亿美元的盘子,包括机场、铁路、公路、住宅楼等十二大项目。记者登陆中铁二十局、广西建工、“非洲之窗”等网站,看到这些公司承建的罗安达国际机场、中非国际铁路、罗安达铁路等项目,的确都来自于承包商中基公司。中基发包如此多的工程,工程支付款能力从哪里来?安哥拉属于世界最穷国行列,政府无法对中基施以类似中国的四万亿元财政投资和10万亿元信贷。
此时,中基公司的贸易“天赋”显现了出来。整个过程由中基与姐妹公司安中国际石油控股有限公司、中安钻石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分别来完成。一方面安中石油、中安钻石利用安哥拉人脉专门雇人开发、运输石油给中石化,挖钻石到香港;另一方面,通过石油钻石拿到的钱,经一系列环节部分转到中基公司。然后,以中基公司出面跟安哥拉签下海量重建合同,用替安哥拉搞工程来偿还。也就是,中基是用给安哥拉输出工程而安哥拉直接用石油抵账给安中石油的方式进行运转。
有人士透露,中基和安中石油实际是一套人马两块牌子。在2007年杭萧钢构案中,舆论一度疑为骗局,认为中基不可能拿出344亿元人民币(44亿美金)来支付杭萧钢构的合同。实际上这点钱,只是2008年的安中石油运卖石油3个月的钱。
中基续战几内亚后,同样实行资源换基建的贸易策略。几内亚矿业部长蒂亚姆(MahmoudThiam)说,中基开发该国的矿产资源,包括钻石、铁矿石、石油以及世界储量最大的铝土矿。但中基的生意经,在一些人士看来,始赢于战略眼光,终溃于战术能力。中基在安哥拉的形象不佳,据知情人分析,一方面安哥拉政府或许是出于拿到更多的油钱,对工程报价压得太狠,另一方面SAMO野心太大、管理又外行,造成工程危机。中基出面与安哥拉合作,揽下了该国几乎所有的交通、市政、电网改造、电力生产等大活,但价格很低。如在总包安哥拉“安居房”工程中,14层的“安居房”23万套,报价只有150美元一平方米,相当于现今北京四环内房价的二十分之一。但安方仍嫌价高。于是中基通过广西建工集团组建了一个“精算组”,重新核算大陆公司本来就很低的合同价,砍价的幅度达70%以上,该按合同付给的工程费也一拖再拖,进而影响工期。中基为了在买卖中赚取更大利润,又把由安中石油卖油得到的钱,大多数用到购买设备,大铺摊子。知情人介绍,中基作为工程总承包公司,喜欢所有设备都由甲方供应,乙方只能购买或者租赁它的工程设备。塔吊100台100台的买,自己购买大量钢筋、建材后,闲放在安哥拉的物流中心,压了太多资金,加之不专业,缺乏工程技术人员与分包商反向对接,结果病态的工业流程,外化为项目承建商的苦不堪言、安方的不满和西方的指责。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王辑思曾对本刊记者表示,中国政府应避免企业由于海外的利益而陷国家于被动的境况。但中基将自身放在了对中国与战后非洲国家建立战略关系的至关重要的位置上。居立钊一度公开称,2004年以后安哥拉成为中国第二大石油进口国,中基作出了很大贡献,发挥了最重要的作用。大部分石油是通过中基进口到中国的。同时从国内采购设备花了几亿美元,也算拉动了国内经济,这使人民的生活水平也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市场观察
相关日志: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内 容:
验证码: 验证码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